— 江涵月 —

重看钤光戏份的碎碎念(忽然变得很乐观~~)

在写正文之前容我先表示一下自己刷微博之后的懵圈状态......连我这个天璇子民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心疼一下天枢的朋友们......

于是小葱是确定没有了么......明明是死亡疑点最多、感觉复活希望最大的一个......那么多疑点该怎么解释啊......反正我是没办法接受方方土杀了小葱这种设定,不只是感情上不接受,从剧情铺陈等等方面都觉得没办法接受,也不知官方是怎么设定小葱的死因的,叹气。其实虽然本命公孙CP钤光是站定了天璇,但其实刺客里面的主要角色我每个都挺喜欢,希望他们都好好的,所以现在觉得好难受,让我为小葱哭一个......

然后实话说,看了这张照片我抱着脑袋想了足足三分钟愣是没有想起这是谁来,然后上网去搜过后,我知道他是谁了,然后确定我不是把他忘了,是一开始就没仔细看他脸.....看之前的剧情完全没有火花啊TAT 这师徒加忠心耿耿的设定,方方土的新CP出现了......有人说看了这新判词觉得方方土自己称王了,我倒觉得不会。第一,方方土之前跟公孙说自己未来的打算的时候,是带着一帮士子游走于乱世之间,显然没有称王的打算。第二,公孙的配词里面说的是各为其主,可见方方土还是有君上的(我之前一直坚定地以为是小葱5555555555)。只是这君上是谁呢,显然不是天璇,三大世家还在那儿横着呢也不该是天枢,天玑亡了,天权还是遖宿?今天实在不想考虑方方土的新君主的问题......小葱TAT


整理情绪开始碎碎念:

还是想写钤光的原剧情向的文,因为特别想看原剧情向的公孙努力填陵光心里大洞的故事,但是好难找,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虽然原来的设定是公孙填一半撒手去了,给陵光又加一个洞的悲惨故事。不过现在公孙活过来,原来的虐向设定忽然变成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故事......对于公孙活过来我是特别高兴的,但是作为作者对文走向这样的突变表示懵就一个字......

于是今天又把刺客列传翻出来,决定把所有陵光和公孙钤的戏份再看一遍.....拖了十几集忽然好想碎碎念,就爬上来了。

其实人第一次看到某个人物的时候很难立刻就有感情,所以其实在第一集出场然后马上挂掉的角色真的是挺容易被忽略......裘振的存在感真的全靠包子一遍遍地给他刷起来的。所以第一次看刺客列传第一集的时候都没有特别深刻的感触。现在对人物有了感情回头再看第一集,深刻地觉得裘振这个角色真是太不容易了,试着代入想象一下顿时感觉自己心都扭成了麻花。家被抄了亲人全被杀了,还是替人顶罪,罪魁祸首是全家包括自己衷心爱戴着的王,而且全家是心甘情愿顶罪。后来啟昆帝对他那般厚待,他却只能完成使命在关键时刻暗中捅一刀。践踏利用别人的信任与真心暗箭伤人,做出这种事情,对于裘振这种有情有义君子心性的人不知是怎样的折磨。但是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做的,对陵光他不能恨也恨不起来。更何况既使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裘振衷心爱戴着的王,是愿意付出一切让他达成心愿,是连他被人非议、背个暴虐之名都觉得无法忍受的重要的人。可是那么多的血那么惨痛的记忆那么强的罪恶感,如果没有往外释放的途径,那就只能往内压迫自己。想想都觉得喘不上气。

裘振从始至终一直都是态度冷静表情漠然,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他出手捅了啟昆帝一刀以后,那时候他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所以跟啟昆帝说明一切的时候语气还是非常镇定的,但是在啟昆帝一把推开他让他快走的时候,当时感觉裘振整个人都不好了,手里的头盔咣的一声落地,跪下来那一句“陛下”,感觉声音都走调了。然后看着啟昆帝死去(临死前又一次催他快走),缓缓站起身来,一咬牙突围,又变回那个冷静的裘振了。但那一个慌乱的瞬间,那一声变了音的陛下中流露出的痛苦,唉......

还有一个就是他回来之后在祭典上上前拜见陵光,之前他明明心思那么沉重那么痛苦,而且已经是报了必死之心。可是在他上前拜见陵光,抬头跟陵光四目相遇的时候,他的脸上是现出了微笑的。即使是到了这个境地,能见到陵光对他来说还是件值得欢喜的事情。我当时被这笑刺得眼睛都发热。后来他在陵光怀里说的那些话,第一次看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觉得句句是痛, 我一个钤光党看下来都觉得心上被插了好多刀。

我觉得裘振如果没有经历这么多变故,应该就和公孙一样,是那种正直善良,与人相处都是一片真心的君子。而且裘振据说武力值全剧最高,又是将门之后难得的将才,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有了,忽然觉得包子颓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然后钤光的戏份就来了,我惊奇地发现这一次看的时候,并不像第一次一样觉得钤光的戏份好可怜,竟然觉得钤光很有戏。可能之前和其他国家一起看,其他国家太甜,一对比下来钤光就比较惨。可这次单看钤光,忽然觉得只要不和其他国家攀比,这一对的进展......其实也不算差?

在第一次连像样的对话都没有半句,连名字都没记住的见面之后,第二次见面钤光之间竟然就能进行那么深入触及心声的对话,这完全不是第一次进行对话的君臣之间该有的啊,能说陵光从一开始就对公孙没有什么心防么......第三次见面公孙就敢三句不离裘将军,那话说得各种委婉有礼,但我提取了一下中心思想发现是这样的:“你一直裘振裘振的,真为了裘将军你倒给我振作起来啊,别拿裘将军当借口在那里颓,裘将军很想哭的好不好”。呃,反正陵光被说得一甩袖子走掉把公孙晾在那里了。才第三次见面就敢这么来,公孙大人你好样的。

然后公孙这么大胆陵光不但不生气,感觉从此开始陵光大事小事只要公孙在旁边,第一反应就是问公孙的意见,在朝堂上的时候,就“公孙钤,你觉得呢”,要是私下里人不多,就连名字都不叫,直接抬眼朝身边望过去:“你怎么看?”然后在公孙说增兵理由的时候,陵光颓成那样都能敏感察觉公孙有话没说,问“只因为这样?”听公孙说有私心的时候,那句“私心?”都带了笑意,仿佛在说原来你也有私心啊。这算起来才多久啊,公孙就让陵光笑了笑了笑了~~~~然后在听了公孙不希望方方土一败涂地这个理由之后,陵光静静地看了公孙一阵,说出那句著名的“孤王越发觉得你像裘振了”。然后就招王室众人来,一切按公孙说的做,成全了他这份为朋友之心。实话说,这么看下来,我忽然觉得这句话不虐了不虐了~~~感觉其实陵光就是用了个修辞手法来表达他对公孙的赞赏喜欢,虽然这个修辞手法让人乍看有些难过,但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呀XXXD

还有可爱的丞相,感觉他真的是对公孙这个门生满意得不得了,每次看着公孙,眼睛里就满满的写着“这个孩子真不错”,“我真没有看错人”、“这下真是捡到宝”“我的门生是最棒”,这笨爸爸一般的样子,我都没眼看了(~ o ~)~ 

然后丞相的相亲梗无论看几遍都是萌CRY,带你去见王上(咱先见个面),讲讲裘振的故事(详细交待王上情史),等不是办法,你可愿进宫(制造见面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什么你要想想,这是最重要的事(驳回,你赶紧给我去出击),听说你进宫见王上了(不错不错,干得漂亮,快来汇报),王上以后就靠你了(继续加油王上就托付给你了)~~~感觉丞相就是神助攻啊,对比一下其他三国的家长......公孙你真的是唯一一个摊上好岳父的幸运儿啊XD

是因为知道公孙不会死的原因么,我这次看钤光片段真的觉得各种振奋各种乐观,感觉公孙最开始还有点小青涩,惴惴不安地问“王上会跟我下棋么”,悄悄打听“王上......王上还是不理政事么”。后来丞相来打听战况公孙还表示对进展很满意“王上没前一阵颓啦跟我讲心事也能听我说话啦”~谁说咱们公孙大人在王上这边裹足不前的,这不很好嘛~~

顺说,公孙大人好帅,感觉都不是故意撩人,谦谦君子对身边的人有一种习惯成自然的体贴关怀,撩人是自带的被动技能。去天玑贺煎饼封王,进了驿馆就扫一眼看看众人表情就能猜到发生什么事,不动声色地帮方方土解围。方方土来谈事,听得可行便立刻承诺全力帮忙。听说计划失败就各种担心方方土,连丞相都提醒他关心则乱,后来都不惜在陵光面前承认自己有私心也希望能帮方方土化解部分困境。出手帮阿离的时候,抓要害几句话就让刚才还嚣张的不行的官二代灰溜溜走掉。众人普遍"阿离就像一幅画"对阿离的外表和箫声表示惊叹的时候,他已经能说出“慕容心中自有丘壑,是世上一等一的人”。听说阿离是玉衡人,开通玉衡故道也不忘了去信提醒一声(虽然这个后果很严重,公孙第一部最大的失误就是错信了阿离)。陪着侯爷去议和,一路上想来也是各种担当“万事有我”,才几天就把侯爷弄得跟迷弟似的,没有公孙在身边睡觉都不踏实。真是那种待在身边就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啊,捧脸~~

细细地盘点了钤光和公孙,感觉一开始的灰暗心情已经消失大半了,心情甚好地去睡觉~~~~

评论(2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