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涵月 —

【裘钤光】镜花水月2(如果一切悲剧都不曾发生)

裘钤光的设定是挚友知己,让一个钤光党外加裘光真爱认定者在活着的三个人里面站CP是会出人命的......


(二)天璇铁三角

 陵光近日有些气闷。

要问为什么,就是闲下来的时候总是抓不到人。

前日去找裘振进宫陪他练剑,裘振府上回报:“裘将军跟公孙大夫一起去喝酒了。”

昨日让人去找公孙钤来陪他下棋,公孙府上回报:“刚刚才跟裘将军一起出门去了。”

陵光气得鼓鼓,本来以为多了个有趣的人日子不会无聊,哪知道这个有趣的人把裘振都给拐跑了。

于是今日陵光使出洪荒之力早早地处理完了政务,一个人跑到御史台堵人。

眼见得官员跪了一地,找来找去不见公孙钤,陵光脸色自是不好看:“公孙钤呢?”

“公孙大人出宫去了。”有一人小心翼翼地回道。

“这时间还这么早,他就擅离职守,你们也就随他去?”陵光直冒青筋。

“回王上,御史台的活都是固定的,也不会有需要等着办的事。公孙大人他一天做的事比我们几个三天做的合起来都多,”那人看陵光脸色不好,紧张得舌头都打结了,“我们…….我们也没什么立场管他……”

“还挺能干……”陵光脸色好了点,“他回府去了吗?”

“回王上”,那人松了口气,擦擦汗道,“公孙大人好像是说……跟裘将军有约,所以提前走了。”

咣当!

陵光把御史台的桌子掀了:“来人,给本王去找!找到之后把人给本王带回来!”

于是,裘将军和新来的公孙大夫交情太好,被冷落了的王上跑到御史台发飙掀桌子的流言,在宫里悄悄流传开来。

 

此时,悔之不及的陵光坐在桌前狠狠地咬着点心泄愤。

“本王能把宫里的人都杀了灭口不……”陵光闷闷地问。

裘振无奈一笑:“不是王上前日说最近政务太多做不完了,让臣暂时不要去吵您,等忙完了再来召我入宫吗?”

陵光想想,好像是说过,不过自己为了政务洪荒之力使得太过,忙完之后竟给忘了。

“是啊,裘兄……裘将军还特地嘱咐我这几日不要去打扰王上。”公孙钤也在一旁道。

“本王有派人到府上去……”陵光说着忽然惊觉,忙咽下后面的话。

“臣并未听府上的人提起过。”裘振疑惑道。

“臣也是一样。”公孙钤也一脸不解。

“没,没事,本王记错了。”陵光带过话头。

想起来了,是自己那时气势汹汹的命令过:“告诉府上不许说本王派人来过。本王倒要看看,本王不宣召,他就心安理得不来了么!”

所以整件事情,从始至终,都只是自己自作自受么……

陵光生着闷气,又泄愤般地啃了一口手中的点心。

 

“说起来,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变这么好了?”陵光终于结束了啃点心泄愤的行为,抬头问道。

“那日裘将军依约邀臣饮酒,席间一番长谈,甚是投缘,所以那之后便经常来往。”公孙钤回道。

“我确实与公孙大人一见如故,越是相处,越觉投契,故而往来多了些。”裘振也道。

“哦,”陵光点点头,“难得你们一个文人,一个武士,却能聊得投机。”

公孙钤一笑:“裘将军也是熟读诗书经史,于兵书战策更是造诣极深,臣每次与裘将军相谈都获益良多。”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陵光有些得意地点点头。

“公孙大人满腹经纶,胸怀韬略,对武学也颇有心得,臣每次与公孙大人相聚也甚是愉快。”裘振也点头道。

“还挺厉害嘛,裘振可很少夸人……”陵光心里想着,忽然一怔。

“等等!”陵光抬手道,“公孙钤你会武?”

“臣自幼习武。”公孙钤回道。

“你们公孙世家不是出大儒的吗?”陵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公孙钤。

“是。书自然是要好好读的,但是并不禁止习武。”公孙钤疑惑道,“臣看起来不像习武之人吗?”

“本王一直以为你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陵光无力。

“臣不是有佩剑么?”公孙钤无奈道。

“本王以为那是装饰品,就是没事拿出来擦擦再放回去……”

细想想最近好像还真是这样……公孙钤莫名觉得膝盖很疼。

“不过这下有趣了!”陵光顿时来了兴致,“走,到后花园去,裘振你替本王试试他的武艺!”

“能得裘将军指教,自是求之不得。”公孙钤向裘振一礼。

“对了,裘振,你的剑还在我这里呢,那毕竟是你家传的剑,还是还给你吧。”陵光站起身来。

“王上要是喜欢,尽管留着就好。”裘振忙道。

“前日还有人献了一柄上古宝剑,我用那个就成。”陵光说着便入内室取出裘振的剑来。

裘振上前接过宝剑,让了陵光先行,自己与公孙钤跟在后面,哪知刚走到公孙钤身边,忽然手中的剑震动起来。

裘振吓了一跳,再看公孙钤也是一脸惊奇地看着手中的剑。

两剑震动共鸣,连陵光也被惊动,回过头看着两人:“这是怎么回事?”

“公孙兄,你的剑是……”裘振开口问道。

“是祖传之剑。”公孙钤答道,“可是从未听长辈说过此剑会与其他剑共鸣。”

“你们两家祖上有什么渊源么?”陵光问道。

裘振和公孙钤对视一眼,都茫然摇头。

“看来你们俩还真是投缘呢,连剑都投缘。”陵光笑道。

裘振和公孙钤也是一笑。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妙不可言。

 

输了。

而且输得好惨。

从来不曾输得这么惨过。

公孙钤暗自抽气,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可习武这么多年竟然还能与年岁相仿的人有如此悬殊的差异,实在令人心惊。

裘振收剑,向他伸出手来。

公孙钤抓住他的手站起来,才要说话时,却听裘振笑道:“公孙大人真是武艺不凡。”

公孙钤无奈一笑,败得这么凄惨的情况下听到这种夸赞,心情实在复杂难言。

“是啊,”陵光在一旁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武功还真是不错。”

公孙钤摇头笑道:“看来裘将军是从来不以自己的武艺当做评判标准了。”

裘振一笑还未说话,陵光在一旁笑道:“那当然,这天下不要说能胜过他,就是能跟他打成平手的都没几个,拿他的武艺当标准,那还有什么可评的?”

裘振咳一声:“王上,这种说法太过了。”

“才没有过,本来就是事实你推什么。”陵光拍拍裘振,“你可是我天璇的大将军,太过谦逊可是影响我天璇国威的,知道么?”

“王上……天璇的大将军是家父。”裘振小声提醒。

“那就是未来的大将军,反正迟早是你的。”陵光无所谓道。

“……”

“好了,让你跟裘振打太难为你了,”陵光从裘振手里拿过剑来,“来,陪本王过两招。”

“啊?”公孙钤不由一怔。

“你那什么表情?”陵光不由来气,“你难道觉得本王武艺低微么?”

“臣不敢。”公孙钤忙道。

“本王跟武功天下第一的人一起长大,武功怎么可能不好?”陵光扫他一眼,“你是笨蛋么?”

说得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

而且仔细一想,就算没有裘振,身为一国的王位继承者,完全不习武术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大概是因为王上生得太过好看了吧……公孙钤叹口气,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这么说来,慕容黎身为瑶光王子,怕也是十有八九会武。那初见之时自己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竟是多管闲事了。只怕对方是顾及他颜面才一直没有对他说明。

公孙钤在心中为自己的后知后觉哀叹一声。

 

 

陵光的确没说大话,他武艺好得超乎想象,基本能与公孙钤战成平手。唯一让公孙钤感到安慰的是,如果全力以赴,应还是自己要胜上一筹。

王上武功很好。公孙钤给心中的王上形象上加上一笔。

其实说起来,棋艺也不错。

公孙钤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也从来不拿自己的棋艺当做评判标准。

 

公孙钤觉得很闲。

御史台的工作对他来说实在是简单,自己的做完帮同僚做,托他的福这个月整个御史台的人都很闲。

实在无事便走去拜见一下王上,却见陵光又在案前忙碌。

当王真是不容易……公孙钤心里暗想。

“公孙钤,你又把活都做完了?”陵光看他一眼,“真是的,你的活怎么那么少?本王这边都快忙死了。你自己坐吧。”

“王上,”公孙钤站一旁看着,“每日政务都这么多吗?”

“其实以前还好,可是近几年丞相年纪也大了,本王也不想他太操劳,就自己多做些。”陵光头也不抬。

“王上……”公孙钤闲闲站着也是过意不去,“臣能帮上什么忙么?”

“那你先看看这一叠吧。”陵光随手一指。

“是。”公孙伸手拿过奏折看起来。

陵光见公孙好长时间不说话,抬头一看,顿时失笑:“你看错了,你拿的那一叠是邦交相关的,你才为官多久,他国的人都不熟悉,这个太难了。你来换这叠,这叠是关于内务的。”

“王上,”公孙放下手中奏折,“关于天枢通商的事,天枢的三大世家把持朝政已久,咱们的通商条款虽于两国有利,但会损及世家利益,怕是会遭到阻挠。臣与孟章王心腹近臣是好友,不如臣写封信,试着通过他直接和孟章王联络。瑶光边境冲突之事,奏折中语焉不详,臣觉得这里面怕有误会,最好还是不要轻燃战火。臣与瑶光王子交情不错,能否将此事交给臣去试着沟通一下?至于天玑,臣与他们的上将军齐之侃有几面之缘,那人性格刚毅,奏折中所说之事怕是会激怒于他,为防万一,臣觉得最好先去拜访一下他们的国师打点一下……”

“……”陵光真想把公孙钤脸上盯出个洞来,“你是怎么认识这些人的?”

“之前在丞相府的时候陪丞相去天玑出使过一次,路上结识的。”公孙钤理所当然地答道。

出去一回就能撩这么多人……陵光无语,但是听他说的句句在理,便也从他手里接过奏折,一边翻看一边听他说明,不一会儿一叠奏折便都处理完毕。

陵光盯着公孙钤,用手一指:“你试试这叠?关于刑狱的。”

陵光这回干脆自己都不批了,直接站到公孙钤身边跟他一起看。

“王上,这个不妥,臣之前看过相似的案例,在XX年XX卷……”

“这个虽然也不算错,但感觉还是再考虑一下为好,我国法典XX卷里面说……”

……

“那,再试试这叠?”

“王上,这件事不妨交给XX大人,臣在丞相府上曾经与他有过交谈,他对此经验丰富,定能够……”

……

“还有这叠……”

“这事虽与我国旧制有违,但之前也不是没有过特例,在御史台的卷宗中有记载,臣这就去拿来。”

……

 

陵光终于明白当日丞相的心情了,这个公孙钤简直好用到让人想痛哭流涕。这简直就是一个活动的带自动搜索功能的卷宗库和使用人员名单,外加自动分析得出最佳途径的处理系统。

 

“公孙钤……”

“臣在。”

“本王封你当副相吧……”

“王上,如此破格拔擢与制不合。”

“那你快快立功啊。”

“臣尽力……”

 

立功的机会倒是比想象中还要来得快。

公孙钤陪着焸栎侯出使天玑,期间种种变故,全赖公孙钤巧计周旋,才未酿成大祸,使团也得安然返回天璇。在出使之前畏畏缩缩的焸栎侯,回来之后神采飞扬,对自己的封赏毫不在意,却大力为公孙钤请功。陵光于是顺势加封公孙钤为上卿,行副相之职。

“其实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期待你有一天可以走到这一步,可你这速度实在让我吃惊啊。”裘振小声向公孙钤笑道。

公孙钤一笑不语。

与公孙钤有过深入交往的朝臣并不觉得意外。但是与公孙钤并无深交之人,听得他从一介文士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走到副相之位。再看看堂上出使功劳风头被抢光的焸栎侯兴高采烈地替公孙钤向皇上谢恩,权利被分去一半的丞相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一向冷峻的裘将军面带欣慰地微笑,就连高坐堂上的王上都一脸骄傲的表情……

公孙钤这个人……有毒啊……

不少朝臣在心中默默地想。

 

这一日,公孙副相处理完政务正悠闲喝茶之际,只见丞相叹着气走进来。

“丞相,”公孙钤忙站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之前的那个案子,王上不肯从轻发落啊。王上一向眼里不揉沙子,可是现在正是节骨眼上,牵连太广会误大事啊。”丞相连连叹气,“公孙,要不你试着去劝劝王上?”

“丞相去劝的时候,王上一点也不松口吗?”公孙钤微微皱眉。

“是啊,要不是看着我这张老脸,估计要冲我发火了。”丞相叹气道。

“那我的分量不太够啊……”公孙钤沉吟片刻,站起身来,“我去找裘将军一起去。”

“公孙,不是我泼你冷水,”丞相叹气道,“裘将军的处事原则你知道吗?‘一切全凭王上吩咐’,‘只要王上一声令下,刀山火海,臣万死不辞’,‘无论任何情况,臣永远站在王上一边’。我就从来没见过他和王上持反对意见过。你虽然与他交好,但比起王上,只怕还差了些。”

“丞相你说的这些确实是裘将军的原则没错,”公孙钤笑道,“但不是他的最高准则。”

“还有最高准则?”丞相瞠目。

“这个最高准则就是:王上的利益高于一切。”公孙钤一笑,“所以我有十足的把握,丞相尽管放心。”

“那、交、交给你了。”丞相半信半疑道。

“丞相尽管放心,保证万无一失。”公孙钤一身轻快地出门而去。

 

两个时辰之后,陵光在宫中默默地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人。

“公孙钤,你好能耐啊,居然连裘振都能拐带了去。”陵光瞪着公孙钤。

“臣不敢,正因为裘将军万事以王上为重,所以才会做出对王上有益的选择。”公孙钤气定神闲道。

“王上,公孙大人所说确实在理,为了王上考虑,望王上能暂息雷霆之怒,来日方长。”裘振仍在努力劝谏。

“裘振,怎么连你也……”陵光心中泪目,说好的无论何时都站在我这边呢?

“王上,若非此事实在关系重大,臣绝不会违逆王上的意思。望王上不要逞一时之气,王上……”裘振继续努力劝谏。

……

……

……

“算了算了,就按你们说的去办吧。”陵光无力地挥挥手,“本王也怕了你们了。”

“王上圣明。”两人连忙行礼。

“公孙钤。”

“臣在。”

“本王这几日不想处理政务,全交给你来办。”陵光扫公孙钤一眼。

“……臣谨遵王命。”

王上你这是公报私仇啊,公孙钤心里泪目道。

 

关于君王的气性和为了大局的妥协之间的不可调和矛盾,陵光在第一次被裘振背叛的震惊中做出了让步。虽然心中不痛快,但看公孙钤连着几日累得半死,也就慢慢消了气。

“算了,他也是一心为国。”陵光这么想着,原谅了策反了裘振的公孙钤。

然而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一声巨响,茶杯在地上摔个粉碎。

又一次做出妥协,陵光看着拉着裘振离去的公孙钤,直气得七窍生烟。

“丞相,”陵光对着在一旁微笑的丞相开口,“你能想办法把这姓公孙的小子塞回公孙世家去么?”

丞相不慌不忙,拈须微笑:“王上,你舍得么?”

陵光被他噎得一怔,半晌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

老狐狸。

 

天璇朝臣人人都知道,天璇有着不可撼动的铁三角,君王将相三人几乎撑起了整个天璇朝堂。这君,自然是王上陵光,可这将,却不是裘老将军,而是他的儿子裘振,这相也不是丞相,而是副相公孙钤。可当初裘振和公孙钤都只不过是作为副手在将相旁边帮衬,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人开始渐渐走到了这般举足轻重的地位?

铁三角的关系如同铜墙铁壁,用一句君臣大义远远不足形容。见识过前一刻王上还摔奏折掀桌子闹得天翻地覆,在下一刻三人就坐在一起言笑晏晏情景的朝臣,表示无法理解这铁三角究竟是怎样一种君臣关系。或许比起君臣,他们更像是那种无论怎么吵都不会伤到感情的挚友,哪怕打断骨头还会连着筋的兄弟。只是裘振和陵光是从小一起长大也还罢了,公孙钤一介布衣,究竟是怎样走到位高权重,且与王上如此亲近的位置?

有新入朝的官员不解地向前辈询问。那前辈歪着脑子想了许久,才摇头道:“记不清了,不知是怎么开始的,但等回过神来,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记不清从何时开始,不知道到何时会终结,但是在现今的天璇,天璇铁三角的地位,没有人可以质疑。

而与这铁三角一起存在的,是他们守护下的,天璇的盛世。

--------------------------------------------------


一提笔就是这文风,救不过来了,只能继续这样TAT 这两天没有课也没有打工所以才能更这么快,一旦一切上正轨就不行了......

翻看了一下微博,人物更新居然结束了......那么是说单身狗第二季还是没能脱单?还是在第二批名单里?

评论(2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