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涵月 —

【裘钤光】 镜花水月3-4(如果一切悲剧都不曾发生)



裘钤光的设定是挚友知己~

更新两小节,中心内容分别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天璇朝臣和裘钤告白(大误)

  

(三)天璇朝堂那些事

 对任何一国的朝臣来说,这朝堂议事,原是极要紧的事。

只是对天璇朝臣来说,最近这朝堂议事,却是越来越无聊了。

只见王上端坐堂上,听着群臣议论完了,目光向堂下左边一望“副相你怎么看”,再向右边一转“裘将军你觉得呢”,最后再礼貌地征求下丞相和裘老将军的意见,然后就拍板定案。

偏生这公孙副相和裘将军的意见大多时候没什么大的分歧,丞相和裘老将军更是一脸“我家孩子说得就是有理”的赞同表情,所以无论之前朝臣之间争得如何热火朝天,最后总是这样一团和气地收尾。

偶尔有朝臣仍有异议,奈何论理说不过公孙副相,论气势压不过裘将军,通常以抗议无效告终。更惨的是,之后总会被事实啪啪啪打脸,打得其他人都替他疼。

实话说,真是有些无聊。

不过裘将军毕竟是武将,再沉稳也是有着武者意气,也难免有与公孙副相意见相左的时候。

不过十次里有七次,会被公孙副相成功说服。

剩下的三次里,有两次是公孙副相说服失败,无奈退一步,跟裘将军讨论折衷之法。

剩下那一次却是高坐堂上的王上犯了倔劲,公孙副相和裘将军合起来都说不服王上,无奈只得退一步,跟王上商量折衷之法。

细算下来,裘将军成功说服公孙副相的情况,连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朝臣们想到此处,不由觉得:

裘将军…….好像有点可怜。

不过看退朝之后,两人凑在一起商量后续之事一派和谐,又觉得这份可怜实在有些多余。

更何况这两位连争执的时候都是有礼有节有理有据,从来不搞拍桌子红脸那一套。

要是有拍桌子发脾气,那一般都是王上做的。

不过最近,连这王上发火的情形,都越来越少见了。

更别说每次裘将军出战,后方军需之事都是公孙副相一手操持。无论是粮草军备情报传递,还是战况有变时的应变支援,都是做得完美无缺无可挑剔。裘将军只需奋勇向前,这身后却是半点不必担心。

只怕这世上,很难有比公孙副相更好的后援了。

若是战争期间遇到关于裘将军的不利流言或者弹劾之类的,以前都是王上直接甩脸色训人,现在王上只需坐在上面微笑,公孙副相自然会温和亲切,如三月春风般地把上书之人怼到头皮发麻,诺诺而退。

对比下邻国那总被国师百般为难背后插刀的齐将军,天璇群臣不得不感叹自家的裘将军真是好命。

不过听说最近天玑王上终于爆发,每次在朝堂上都帮着齐将军使劲怼国师,据说把国师怼哭好几回。

天璇群臣听着有些羡慕,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朝堂议事了,天璇这朝堂一派和谐其乐融融,好是好,可是待久了,还真是有些无聊啊。

不过今日群臣刚走上朝堂,就见昨日还在攻城掠地的裘将军一身风尘地持剑而立,面色十分不悦。

久违的将相之争又要上演了,朝臣们丝毫不觉自己这看好戏的心态是否不妥,都精神抖擞起来。

 

 “王上,臣率兵进攻开阳,四日连下四城,正是士气如虹之时,不知为何突然将臣召回。”果然,待陵光刚一坐稳,裘振便沉着脸开口问道。

“裘将军辛苦了。”陵光一笑,看了看堂下的公孙钤,“公孙副相向本王进言,说此时应先停战,遣使议和。丞相和半数朝臣也都赞成,所以本王召你回来商量。”

“王上,开阳在我国低价倾销粮食货物,意图扰乱我国市场从中牟利,原该给其教训。现在我军战意正盛,再给臣五天时间,定能再下开阳五城。”裘振紧皱双眉,“不知此时议和,究竟为何。”

“裘将军,”公孙钤见陵光看他,便转身向裘振道,“若是只是想给开阳一些教训,这四日连下四城,已是够了。此时议和,提出赔偿事宜,给开阳一个警告,同时重新拟定通商条款,让其再不能暗中行此有损我国之事,此次出兵的目的便已达成,无需继续进兵,损耗兵力。”

“开阳欺我国在先,应多给一些教训。区区四城,还是太少了。”裘振不满道,“至少也得下个十城,让他们牢牢记住,我天璇不是可任他们算计的。”

“那么请问裘将军,连下十城之后又该如何?”公孙钤毫不相让,“若论震慑,裘将军四日之内连夺四城,已是足够令开阳胆寒。开阳地域本就不算辽阔,失去十城已是动及根本,定不可能答应将十城尽与我国。若是最终所夺城池还是要还与开阳,那四城与十城又有何区别,何必再耗损兵力劳民伤财。”

“其实以我天璇兵力,便是攻下开阳也不是什么难事。”裘振沉声道。

“因为一些商事上的纠纷,裘将军便要灭掉开阳?”公孙钤无奈一笑,“将军不怕吾王背上暴虐之名?”

裘振微微动容,一时没有做声。

“更何况开阳附属于天枢。现在开阳有过在先,我国小做惩戒,天枢不便插手。若是做到有灭国威胁的地步,于情于理,天枢都不会坐视不理。我国将不得不与天枢开战。天枢虽不如天璇兵力强盛,但绝非开阳可比,这样的对战对我天璇有何益处?”

眼见裘振又要说话,公孙钤不容他开口,接着说下去:“在下知道,以裘将军之能,与天枢对战也绝不会输。可是这战争并不是只要赢了就一切都好。将士性命,国家的粮草钱物,这一切的付出得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理由。王上真的想要开阳么?开阳归属我国带来的利益,值得我国不惜与天枢交恶,连续征战损耗国力么?还是裘将军连天枢都想攻陷?那么在我国与天枢交战元气大伤的时候,万一天玑顺势来攻呢?连续征战疲惫不堪的我军,可以跟齐之侃带领的精锐抗衡吗?若是本就想找机会立威的啟昆帝以此为借口讨伐我国呢?这后续的一切,裘将军想过么?”

“.…..”裘振被他问得无言,于是只是沉默。

公孙钤见他动摇,便放缓了语气:“即便我天璇真的是想以开阳之事为借口开启逐鹿之程,也该详细筹划布局确保万全,不能像这样随波逐流来一仗打一仗。更何况此次出兵的初衷,只不过是为了边境商事而给开阳一个教训。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此时休兵议和,方是正道。还请裘将军细思。”

裘振沉默半晌,点头道:“公孙副相所言有理,是在下有些意气用事了。”

公孙钤舒了口气,抬头看向堂上时,却见陵光正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见两人停下,便笑问:“吵完了?”

“.…..”

“……”

裘振和公孙钤齐齐向王上投去不满的目光。

王上,这是在朝堂上,您要克制。

注意形象啊王上,您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陵光咳一声,整肃表情道:“既是裘将军也认同议和,那我们商量一下使臣的人选吧。”

“王上,”公孙钤赶忙上前请命,“臣愿往。”

陵光不由一笑:“区区一个开阳,哪里值得本王的副相出动,派别人去就好了。”

“王上,臣想亲自前往,赔偿的细则和通商的事宜,臣想到实地看看情况随机应变,为我天璇争取最大的利益。”公孙钤说着看一眼裘振,“毕竟是裘将军辛苦征战得来的优势,总该让其发挥最大的价值。”

“可是,爱卿可是天璇的副相。万一开阳发难,不同意议和,还拿你为质呢?”陵光摇摇头,“本王可不愿冒此风险。”

“王上,”公孙钤忙道,“开阳和我国兵力悬殊,裘将军又连下四城。开阳正在胆战心惊之时,我方主动议和,对方应是喜从天降,哪有突然发难的道理。”

“可是……”陵光仍是犹豫。

“王上,”裘振上前一步,“臣率军同副相前去,把战线再向前推进二十里。臣想,就是借他开阳十个胆子,也不敢做此自取灭亡之事。”

“如此甚好,”公孙钤向裘振一笑,“有裘将军坐镇城外,更是万无一失了。”

“好吧,”陵光点点头,“既然两位爱卿都商量好了,那就这么办吧。就命副相公孙钤为使臣,由裘将军率兵护送前去开阳议和。”

“臣遵旨。”裘振和公孙钤忙躬身领命。

看看吧,果然又是一派和谐的收尾。

天璇群臣相顾无言,眼见着裘振和公孙钤说说笑笑地走下堂去,默默摇头。

天璇这将相太过和睦了,实在是有些无聊啊。

 

 

(四)一生的誓言

 陵光回到宫中,却见裘振和公孙钤已经在等候。

“你们倒走得挺快。”陵光招呼他们坐下,命人端茶上来。

裘振便先开口道:“臣和公孙兄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出发,所以来问一下王上可有什么要嘱咐的事情。”

“本王能想的到的,你们自然也都想得到,也没什么额外嘱咐的。”陵光一笑,“你们路上小心,好好保重就好。”

“请王上放心。”两人忙站起身来。

“坐下坐下,”陵光无奈道,“这里又没外人,这套虚礼能免了不?”

“是。”裘振和公孙钤都是一笑,点头应道。

“你们最近是越来越能干了,现在丞相和裘老将军都开始偷闲了。”陵光一笑,“就连本王,最近都觉得这王上当得太过容易,都有些无聊了。”

裘振和公孙钤交换了一下无奈的眼神,裘振笑笑没说话,公孙钤便开口笑道:“王上您这话说的,可真是有些……”

“你是想说本王身在福中不知福么?”陵光笑着喝口茶。

“是啊,难不成王上还希望我们不在不成?”公孙钤随口笑道,却见陵光脸色一沉,自知失言,忙道,“是臣失言,请王上勿怪。”

陵光正色将茶碗向桌上一搁:“公孙,有些玩笑开得,有些玩笑开不得。”

“是,臣知错。”公孙忙低头认错,见陵光还有些不高兴,便笑道,“王上若是无聊,政事臣便少处理些,多留一些给王上解闷就是了。”

陵光被他说的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抬头看向裘振:“裘振,本王怎么觉得某人最近是越来越嚣张了。”

裘振点点头:“臣有同感。”

“裘振啊,”陵光眼珠一转,“公孙最近忙于政事,久疏武事,身子怕都僵硬了。你便陪他切磋切磋可好?”

 “谨遵王命。”裘振说着便握剑起身。

“等等等一下。”公孙钤泪目,说得好听,这不就是“裘振你替我教训他一下”的意思么。

“正好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跟公孙兄切磋了。”裘振笑道。

你那能叫切磋么,你那叫虐人好不好…….公孙钤腹诽,忙站起身来:“启禀王上,裘将军连日征战辛苦,又是未眠未休连夜赶回,今晚又要上路,此时应该让他早些回府休息才是。”

裘振见陵光犹豫,忙施礼道:“王上请放心,与公孙副相一战之力,臣还是有的。”

“裘将军此言差矣,”公孙钤语重心长,“你是天璇栋梁之才,要好好爱惜身体,不可过度劳累。”

陵光看看两人,想一想终是心疼裘振辛苦,便道:“算了算了,裘振你也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裘振看看松了口气的公孙钤,也是忍不住一笑:“臣遵旨。”

“那臣也告退。”公孙钤忙施礼。

“等等,我让裘振回去又没让你回去,”陵光扫公孙钤一眼,一脸“别以为没有裘振我就治不了你”的表情,“公孙,本王今日有些乏了,想去歇歇,这政事便都交给你了。”

又来这一套……公孙泪目,不过心思一转,便从容上前道:“王上,臣愿领此罚。但臣今晚便要与裘将军出发去开阳,为了明日和谈时能够精神焕发扬我国威,这处罚能否延后?”

陵光被他逗得一乐,本就没多生气,想想公孙明日辛苦也是心软,于是挥挥手:“算了算了,本王自己来做,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臣等告退。”裘振和公孙钤向陵光一礼,退了出去。

 

“裘兄连日辛苦,四日攻下四城,想来也是不易。”出宫路上,公孙钤便先开口道。

“也不值什么。”裘振摇摇头。

“刚才在朝上我没有说破,裘兄想着连下十城,怕是有几分是在与天玑前一阵五日连下天枢五城的齐将军较劲吧。”公孙钤笑道。

“虽然不能否认有一点争胜之心,但是我毕竟是天璇的将军,不会仅仅因此就让天璇将士流血牺牲的。”裘振笑道,“倒是公孙兄,你不想让战势扩大,想来也有几分是不想和你那位刚当上天枢上大夫的朋友兵戎相见吧。”

“确实有此原因。”公孙钤也是一笑,“但是我也毕竟是天璇的副相,不会仅仅因此就贻误战机。”

“可是公孙兄,虽然现在天璇国内安定,但天下乱世之局已定。天璇国力强盛,吾王年轻有为,将来很有可能会卷入这天下之争。”裘振叹口气,“你在各国都有至交好友,定是希望各国相安无事永世和平,但是……”

公孙钤闻言只是轻轻摇头:“裘兄,不管我有多少至交好友,我先是王上的臣子。若王上真有争夺这天下之心,我自当全力相助。而且不是在下自夸,在下的朋友也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各为其主的道理都是懂的。纵使将来不得不兵戎相见,想来彼此也不会有怨怼之念。”

“可即使如此,沙场上生死无情,又怎能真的不难过。”裘振叹气道,“若是我,便宁可不要成为至交,萍水相逢,别后相忘,反倒自在。”

“这世上一切都有终结之时,但正因如此才显可贵。即使将来注定为敌,现在这清风明月把酒言欢的情分也不会有假。不如说,正因为将来也许终将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此刻还能真心相交的时光更值得珍视。所以只要于天璇无损,能为朋友做的事,我一定竭尽全力。”公孙钤微微叹息,“我们生于乱世,即使身处高位,亦不能预料未来命运。所以每时每刻才更该尽心而为,但求无愧无悔。哪怕时时可死,亦要步步向生。我一直都是这样告诫着自己走下来的。”

“公孙兄真是厉害的人。”裘振轻声叹息,“明明很温和,可有时却觉得你的内心其实远比我要来得强悍。”

“裘兄说笑了,”公孙钤一笑,神色也郑重起来,“王上雄才大略,即使想要逐鹿天下,也是自然之事。只是现在绝不是时机。钧天国国势渐微,天下诸侯并起。啟昆帝一定想要找个机会重振国威,只是现在诸国制衡暂时形成牵制之局,无处着手。诸国间日常往来争斗自是无妨。但一旦哪国有大动作,必会成为众矢之的。啟昆帝毕竟还是天下共主,若他想要杀鸡儆猴,联络各国讨逆,其他国家未必不会顺势而行落井下石。天璇国力虽强,还不足以应付如此局势,所以现在万不可动。”

“公孙兄所言甚是。”裘振点头道。

“还有,我不知道王上究竟是如何想的,他究竟想不想要这个天下。” 公孙钤轻轻摇头。

“从前我觉得王上是想要的,可是现在我也有些琢磨不透了。” 裘振也是摇头叹息。

“人各有志,若是王上并不想成为这天下之王,只愿守此天璇一方,我也并不想强劝王上逐鹿天下。”公孙钤轻叹一声,“我首先是王上的臣子,然后才是天璇的副相。比起天璇称霸天下,我只愿吾王一生所求之事永不落空,所愿之事尽数实现,只愿他一世能幸福安然。”

裘振叹口气,拍拍公孙钤:“我也是一样。若他想要那万里河山,我便为他开疆扩土平定天下。若他只想要眼前这一方安然,我就为他守这天璇国土固若金汤。”

两人对视,只觉心意相通,甚是感慨,一时沉默。

许久裘振笑道:“王上跟我说过,在你刚来的那阵,他常常把你看成我。明明一点都不像,却总是看错,他还很是疑惑了一阵子。可现在看来,也许我们真的是很像吧。”

“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公孙钤看着裘振,脸上现出淡然笑意,“人说乱世无知己,可在我的朋友中,却有一人,可永远解我心意,永远不必担心背叛敌对,永远有着同样的目标,永远不会有道路分歧,永远可以一同前进。”

公孙钤说着伸出手来:“裘兄,我公孙钤何其有幸,今生能得与你并肩而行。”

裘振看着公孙钤,眼中光芒闪动,许久一笑,握上面前的手:“我也一样……何其有幸。”

“那就让我们一起守护吾王,千秋万代。”

“守护这天璇,盛世清平。”

手紧紧相握,两人相视而笑,许下这一生的誓言。

而誓言的中心人物,此时正在宫中奋笔疾书地处理政务。

明明有好多该叮嘱的话,刚才愣是一句没想起来。陵光暗自懊恼,得赶紧处理完政事,晚上去送行可有的是话要说。

要不要写下来啊,待会儿又忘了。

飞快地批着手中的奏折,陵光心中暗暗地想。

 

这一刻,裘振和公孙钤在路口分别,各自回府。

陵光正埋在奏折堆里奋斗。

可即使身处不同之地,这一世,他们永远不会是独自一人了。

 

 

 -----------------------------------------------------------------

从欢脱向向煽情表白向转换~~

至于说为什么要打的国家设定成开阳,因为作者舍不得打天玑天枢天权瑶光,打玉衡以小齐的性子不会善罢甘休,单身狗国的话现在的天璇应该没发现,所以只剩下开阳一只软柿子了……反正是欢脱的梦幻世界,就让作者任性些吧~~

顺说,我是多么想看到煎饼和小齐一起把国师怼哭啊~~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