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涵月 —

【裘钤光】 镜花水月7(如果一切悲剧都不曾发生)

裘钤光的设定是挚友知己~

本来打算和结局一起放上来的,可结局越写越长,于是决定在结局之前就先丢一节上来啦^_^

 

 

(七)论君王与重臣间的注定命运

“丞相大人,大将军。”

从宫门走到陵光日常办公的殿前,一路的侍从纷纷躬身行礼。

公孙钤心中叹气,即使已是过了半年,他还是没法习惯这个称呼。半年前丞相和裘老将军一句天璇未来还得在你们这些后辈身上,直接把这将相之位让给了公孙钤和裘振。托他们的福,这半年两人忙得吐血,整日如在水深火热之中,每次听到这个称呼都觉得头皮发紧。

陵光一开始自然是拒绝的,暗想说好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但是经不住两位老臣态度坚决百般劝说,一会儿说现在天璇安定没有他们也无甚大碍,一会儿说正副职工作内容差异很大,与其等他们这些老臣撒手而去后手忙脚乱,不如趁着他们还健在就接过担子历练,有什么问题还有个问的地方。一会儿把裘振和公孙钤二人一顿猛夸,说以两人能力定能担此重任。一会儿又说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只想着好好休养以盼能多陪王上几年。总之是软硬兼施,旧情牌与悲情牌齐飞,陵光眼见两人去意已决,没奈何只得答应。

两位老臣无官一身轻,每日里饮茶钓鱼过得好生自在。只留得裘振与公孙钤相顾无言泪千行,陵光见两人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开口安慰道没关系,万一你们出了什么差错,本王就多担待些。

裘振和公孙钤直接泪奔,暗想这不是王上您担待些就能解决的问题啊。

果然两人刚一上任就困难重重,资历和经验的差距太大,两位老臣几句话就能办成的事足够他们跑断腿。往日里他们看似做了大部分的工作,可亲自接手才发现,这留下的由老臣负责的部分,却正是难点所在。

两人焦头烂额,但已是骑虎难下,只能每日里起早贪黑,三天两头就跑去丞相和裘将军那里取经。陵光也心疼他们辛苦,明里暗里地各种相护,如此熬过了最初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半年,最近才终于感觉一切渐渐平稳起来。

两人走进宫内,却听得里面乒乒乓乓甚是热闹,于是向守在外间的侍从询问。

“回丞相和大将军的话,”侍从恭敬回道,“王上在里面摔奏折呢。”

裘振和公孙钤面面相觑,公孙钤先道:“裘兄,王上这几年不是已经不摔奏折了么?”

裘振也是皱眉:“最近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值得王上摔奏折的大事啊。”

“前些日子王上和天玑王会面商量两国邦交之事,”公孙钤沉吟道,“我听齐将军说那天玑王蹇宾甚是喜欢摔奏折。”

“不会吧,这个还传染么?”裘振连连摇头。

“或许这是蹇宾独创的减压方法?”公孙钤也皱眉。

一旁的侍从是刚调入宫中没多久的新人,直听得头上黑线直冒,旁边的侍从却早已习以为常,面不改色地当没听到,直接跑进里面通报,不一会儿出来带两人进去。

两人来到堂上,却见陵光仍是面色不善地坐在案前生气,就先上前帮忙把折子捡起来放回案上。公孙钤便先问:“王上,什么事惹您生这么大气?”

陵光叹口气,点点手示意两人坐下,从案上的折子里抽了两本,走到下面分别递给两人,自己也就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

裘振和公孙钤二人看了看奏折,抬头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哭笑不得。

裘振笑道:“咱们俩已经到权倾朝野的地步了么?”

公孙钤想了想,点头道:“这么一说,想想倒还真是这样。”

“你们还笑得出来。”陵光没好气道,“这些人奏折都上了好几回了,说你们俩把持朝政,权力大到可以主宰整个天璇朝堂,万一有不臣之心,后果不堪设想,让本王削减一下你们的权力。本王批奏折时是好言安抚过,发火怒骂过,他们这奏折还是照递不误。你们快给本王想想法子。”

“这半年忽然接此大任,觉得力不从心,生怕把控不住大局,也许力使得太过了吧。”裘振苦笑着摇摇头,“也许无意中给了别人争夺权力的感觉?”

“臣觉得不只如此,”公孙钤摇头,“我天璇本来给丞相和大将军的权力就很大。只不过昔日是丞相和裘老将军在位,都是多年老臣,资历也好,忠心也罢,没人敢质疑。而且那时君王将相之间的关系还不像咱们这般。现在臣等如此年轻就居此高位独揽大权,裘兄与臣又交情非比寻常。王上对臣等又无半点戒心。他们看着觉得担惊,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臣要不回去把兵权分散一下?或者再想法子改一下军队调动的制度,把军队节制之权全部集中到王上手里?”裘振沉思道。

“臣这边也看看怎么把权力分散一下吧。”公孙钤也低头沉吟,“可是其他国家重臣的权力也都很大,没什么能拿来做参考的。”

“你们两个……”陵光在一旁脸早已黑到不能再黑,“谁让你们考虑这个了?”

“不是王上让臣等想法子的么?”公孙钤疑惑道。

“谁让你们想削减权力的法子了?”陵光冒火,“我是让你们想怎么让这群家伙闭嘴的法子!”

“就是在想啊,我们把权力分散一下,他们的目的达到,自然就不会再上书了。”裘振道。

“为什么本王非得听他们的不可!”陵光气结,”他们上几份奏折,本王就得乖乖照做,世上哪有这个道理!”

“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若能将权力分布得更合理,朝局也就会更稳定。”公孙钤点头道。

“有什么更合理的,对本王来说,权力在你们俩手里,本王反而是最放心的。”陵光不满道。

“王上信任,臣等自是感铭在心。”公孙钤一笑,“只是并不是每一朝的丞相将军与君王之间都能如我们这般。万一将来三者不睦,以现在的这种权力分布隐患就极大。看看天枢的三大世家,天玑的国师,原是前车之鉴。毕竟天璇并不是只有这一朝,臣等也衷心希望天璇能够千秋万代。”

“公孙兄说的极是。”裘振在一旁点头道。

“但是目前的权力分布对现在的情况来说是最好的,为什么非改不可。下一代觉得不合适的时候再改不就是了。”陵光连连摇头。

“王上,”公孙钤无奈一笑,“权力削减重组之事,是最容易让君臣之间生出嫌隙的,处理不好后患无穷。正是因为臣等和王上之间不会产生嫌隙,所以臣才觉得在我们这一朝做出改革才是最为妥当的。”

“王上,臣觉得公孙兄所说的都在理……”裘振也在一旁帮腔。

“对,他说的都在理,但是本王就是不想这么做。”陵光说理说不过,只能强硬道。

“王上……”

“再说了,这让别人看了,还觉得本王生性多疑,连自己一手提拔的人都信不过。”陵光赌气道,“才给权没几天就分权,连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都做不到,一看就不是什么贤明君主。” 

陵光说着说着忽然又觉得自己有了理,马上抓住不放:“你们也不希望本王落得这么个名声吧。”

裘振和公孙钤倒被他说得一愣,两人对视一眼,都无奈一笑,裘振便点头道:“王上说得也是。”

公孙钤也笑道:“王上的意思臣明白了,改革固是要紧,此事却也大可不必操之过急。王上可以和臣等一起研究个妥善法子,一步步慢慢来,每年只改一点点,这样花上几十年时间,到我们这一世结束,也就改得差不多了。这样既不易被人察觉,王上也不用觉得气闷,这样可好?”

“几十年……”陵光明显被这个词取悦,点头道,“如果这么慢慢来的话,倒不是不能考虑。”

“王上圣明。”公孙钤赶忙道。

“只是这些人为什么会怀疑你们有不臣之心,他们的眼睛是瞎的么!”陵光仍是愤愤不平。

“王上,”公孙钤忍不住一笑,“他们并未怀疑臣等有不臣之心,他们只是在说一旦臣等有不臣之心没有制御之策。自古朝堂上权力斗争残酷无情,别说史书上那数不胜数的事例了,现今的天枢王就是三大世家逼前任君主退位拥立的。君主和重臣之间的博弈,原也是世之常情。所以他们会担心,倒是没什么可指责的。”

“是是是,这话本王也没少听。什么将相难相合,功高必震主。重臣之间不可能没有党派之争,即使再怎么说是心腹之臣,君臣之间也不可能有彻底的信任。”陵光拖长声音,学讲故事的老者一般摇头晃脑道,“此事自古如此,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是注定逃不开的命运~”

裘振和公孙钤都被他逗得一笑。

“世上人心千差万别,君君臣臣又岂能以一种命运一概而论,荒谬!”陵光忽然站起身,眼中现出熠熠的光来,“本王偏不信这个邪,裘振,公孙,可愿随本王一起,咱们三个就打破这个命运给他们看看!”

裘振和公孙钤相视一笑,起身行礼:“臣等愿追随王上。”

“好,”陵光伸出手来,“那我们在此约定,今生今世,同心同德,永不相疑。”

裘振和公孙钤点点头,裘振便伸出手来覆在陵光之上,公孙钤也跟着将手放上去,陵光一笑,又用另一只手覆上公孙钤的手,四只手紧紧相贴。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陵光笑道。

“今生定守此诺。”公孙钤正色道。

“永不背离。”裘振也认真点头。

陵光心满意足地放开手,心情大好地回到椅子前坐下。可一眼瞄到一旁的奏折,脸不由又垮了下来:“都是让你们给带跑了,你们还没有给本王想法子呢,快想想怎么让这些人闭嘴啊!”

“他们也不能如何,王上就且忍耐,看到奏折别往心里去,随意批几句就好了。”公孙钤无奈道。

“你们就不能采取点办法让他们闭嘴么?”陵光闷闷道。

“王上,这样不好吧。”裘振忙摇头,“这些人虽然让王上烦闷,但是他们不惧强权,敢于弹劾重臣,也算忠诚之士。以权势压迫,实是不妥。”

“就是脑子都不太好使。”陵光显然对裘振这个“忠诚之士”的形容不满,急急补充道。

“而且王上,您这把外臣密奏的奏折给臣等看的事,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要不群臣互相顾忌,不敢直言进谏,那就麻烦了。”公孙钤也进言道。

“知道了。”陵光闷闷地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忽然又抬起头来,“等一下,本王没有说一定要你们去镇压胁迫他们啊,你们就不能用人格魅力之类的感化他们么?”

“人格魅力啊……”裘振沉吟。

“说起来……”陵光也沉思起来。

“怎、怎么了……”公孙钤对着忽然齐齐射向自己的四道目光,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公孙,这件事情就有劳你处理了。”陵光站起来,带着鼓励的微笑拍拍公孙钤左边肩膀,转身进了内室。

“公孙兄,要为王上分忧啊。”裘振一脸郑重地拍拍公孙钤右边肩膀,也跟了进去。

“......”

公孙钤欲哭无泪地看着两人的背影,半晌只能认命地叹口气。

 

<一个月后>

“公孙,听说你最近多了好几个崇拜者,整天去你府上拜访求教。”陵光笑眯眯地问。

“……”公孙钤默默泪目。

“这个臣也有耳闻,” 裘振在一旁笑道,“想来是公孙兄一心想为王上分忧,力使过头了。”

“终于没有人上烦人的奏折了。公孙,本王得重重赏你才是。”陵光笑道,“要不本王让人拿孔雀羽毛织一件大氅给你?”

“王上……”公孙钤欲哭无泪,忙岔开话题,“比起这个,下个月啟昆帝寿辰,天璇得派人前去祝贺,王上可想好派谁去了?”

“公孙兄过一阵还要出使天枢,怕是赶不及。”裘振道,“臣愿走一趟。”

“你不许去。”陵光摇头,“人家是在祝寿,本王派大将军去,这算示威么?”

“王上,啟昆帝好歹是天下共主,怎会如此心胸狭隘。”裘振失笑道。

“说的好像你多了解他似的。”陵光扫他一眼,“总之不用你去。本王派焸栎侯去就好了,他们算起来也是亲戚,正好亲近。”

“焸栎侯……”裘振犹疑道,“这话由臣来说不太合适,但派他去,王上您能放心么……”

“……”想起这位王兄,陵光也有些犹疑。

“那臣陪焸栎侯去一趟吧。”公孙钤无奈开口道,“天枢那边臣跟仲兄解释一下,早几天回来就赶得及了。”

“那真是辛苦你了。”陵光点点头,想了想忽然忍不住一笑,“这下王兄该高兴到睡不着了。”

“是啊,”裘振也笑,“焸栎侯走到公孙兄周遭两丈之内,就立刻像变了个人似地神采飞扬,真是神奇得很。”

“只是陪着去天玑走了一趟,公孙你是怎么把焸栎侯收服的那么服服帖帖的?”陵光忍不住笑。

“臣也甚为好奇。”裘振也笑道。

“……”公孙钤只能默默泪目。

“果然本王还是应该送孔雀毛织的大氅给你才对。”

“……(ಥ_ಥ)”

“王上,你再这么说公孙兄会哭的。”

“真的吗,本王还没看过,让本王看看……”

“……(ಥ﹏ಥ)”

 

看来今日王上也甚是开心呢。

远处,进宫来看陵光的原丞相大人看着欢声笑语的陵光裘振以及满脸生无可恋的公孙钤,一脸欣慰地捻须微笑着。

 

----------------------

感觉这三只每天就是忙政务忙军务,好容易闲下来就花样表白秀恩爱……呃,不对,秀友谊地久天长,大家有木有审美疲劳呢?本来是准备跟结局放一起的,可是写着写着发现结局会很长,所以就先把这段放上来了~~

下次就是最后的更新了,我刚才写结局写着写着眼前一下子模糊了,赶紧去吃了个苹果冷静下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心里觉得好舍不得,呜呜呜呜呜呜~~结局由于心里舍不得写得各种不顺,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完成,不过最慢后天晚上肯定会丢上来的(*^__^*)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