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涵月 —

关于《深渊之外》的一点说明

 

虽然可能看的人不多,不过还是想稍稍对这文做一点解释。

 

首先给裘光党的大人们鞠个躬,作为原剧向的文,原剧中裘将军在陵光心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我在写的过程中已经竭尽全力地表现这一点,努力地让裘将军不会看着像炮灰或者垫脚石,作为钤光党我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很拼命了。但这文到底还是为了钤光写的,如果还是看着不舒服,那真的就是所谓的隔CP如隔山。为此我在标题里也没有标裘光,但是这样的剧情,如果不打裘光TAG就太不负责任了,于是TAG还是打了。我是认同裘光是真爱的,但是我始终认为人生的真爱并不一定只有一次,把过去好好珍藏然后大步向前,也是一种珍重方式。当然这点见仁见智,但总归是希望这文给大家留下的感觉不只是心塞^_^

 

然后更多的话要对同是钤光党的大人们解释一下,估计心中痛骂我挂羊头卖狗肉的大人不在少数。裘光戏份这么重,感情浓度这么高,为什么标题只标钤光?因为这文从初衷到目的,从头到尾我想的都是钤光,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只标了钤光,虽然出来的效果是惨烈了些,咳咳。

 

这文的最开始是因为我的一个执念。在剧里陵光对裘振和公孙钤的落差不可谓不大,虽然我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钤光,但是比起其他各国甜甜甜,总觉得被虐得够呛。所谓压迫越大反抗越大,我总是特别想看完全原剧环境下钤光的逆袭。但显然这个比较难,怎么找也找不到,于是我想那要不自己写吧,然后就总结了一下在完全原剧环境下写成钤光的不利条件:

陵光从始至终都对裘振念念不忘,直到接到公孙钤死讯之前还在跟裘振的剑说话。

陵光的振作之路起伏不定,好一阵坏一阵,反反复复,始终不曾真正振作起来跟公孙钤并肩前行过,最后好容易表达了振作的决心,公孙钤还没能等到。

公孙钤和陵光的相处,始终都是公事公办君臣界限分明,一直都没有丝毫亲厚的氛围在。

从陵光对公孙钤之死的反应来看,他虽然伤心,但是冷静而理性的,公孙钤始终没走到能强烈撼动陵光内心的地位。

最后,公孙钤已经死了,不管是真死还是诈死,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他什么都不能做了。

 

我是抖M么……

在看完自己总结之后,我自己都忍不住吐槽。正好这时候陵光的官宣出来,包子发微博说以后只能一个人走了。我被虐得吐血,心想干脆不逆袭了,就虐到底吧。然后还没完全想好,第二天公孙的官宣出来了,顿时飘上了天,感觉前路无限光明。于是把钤光的戏份来回刷了无数遍,挖了不少糖出来(详见之前写的钤光碎碎念),忽然觉得钤光其实只要能一直走下去,终究会有心心相印的那一天。但是既然是想写文,那自然是想要把这个节奏调快,最好在公孙回来之后,两人就可以甜蜜蜜才好。

但是回头看一下,虽然钤光也有很多有利的条件可以发挥,比如陵光对公孙的无限信任,比如陵光对公孙生气不超过5秒,比如最后裘振灵前的那场交付等等等,可之前总结的不利条件却也并没有什么改变。完全原剧环境的话,写起来仍旧是觉得挺难的。但如果把环境改得亲和一些,比如改变陵光或者公孙的态度的话,那写文的初衷就守不住了。

然后我想来想去没思路,自己开玩笑,说现在状况就是“喜欢上一个沉沦于往昔深渊不可自拔的人,究竟该怎么做,急,在线等”。结果这么一说,忽然想起其实之前看过不少关于如何走出痛苦之类的文。印象最深的一篇,里面说人经常说走出失恋最好方式就是开始新的感情,走出低谷的最好方法是继续上路。但这只是针对伤害并不严重的情况,如果是产生了巨大创伤的感情或者挫折,强行让自己好起来,用新的感情新的路途去麻痹自己,可能一时会觉得好转,但是巨大的创伤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痊愈的,就好像把伤口盖起来一样,其实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将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而且爆发的时候由于伤口早已被掩盖,人们甚至常常找不出原因,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可谓后患无穷。

正确的做法,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直面悲伤,好好思考,理清自己的感情,直面悲伤的真相,允许自己悲伤,沉入悲伤深处与之共存,然后再慢慢地一点点地走出来。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但是与未来的人生之路相比,这却是最快也最妥帖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周围的人要做的事也是允许他悲伤,陪伴他悲伤,不强求他立刻振作,不指责他的沉沦,无条件地接纳他,无条件的接纳会让人觉得心里安定,对走出来有着特别大的作用。然后留给他空间疗伤的情况下,适当地引导他走向新的生活,这是陪伴之人的最好方式。

然后我忽然发现,这个好像和公孙大人的行为……挺合的,于是构想就定了下来。

 

其实这文最让我觉得像事故现场的一点,就是公孙钤形象的塑造。我估计不少大人看完就两个感觉,一个好人,一个惨,苦哈哈就差拉起二胡了。而我本来想写的公孙钤是什么样子呢?聪明睿智,温和周全,心思缜密,行事果断,洞幽烛微,有面对一切挑战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耐心。没错,我就是副相吹,虽然这回吹漏了……

在陵光的心中,公孙钤为他付出太多,一直忍耐坚守,无限苦楚。也不能说这完全不对,但是陵光在感情方面遭受太多痛苦激烈的东西,他很容易以自己的感受去忖度公孙钤,就像一个从没有做过实验,而且非常不喜欢实验的人去想象每日从早到晚做实验做研究,自然是觉得苦到极点。可是对一个本来有着明确研究目标和实验目的的研究者来说,辛苦是辛苦,但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

这文里的公孙钤是很有行动力的人,对人好是真的,但绝不是一味隐忍任人拿捏。他之前一片真心把阿离当朋友,但发现阿离的欺骗后,他果断反制,先引慕容离说出实话,然后诈死反骗回去。之前他听到阿离在天权的事是真心为他开心,但是翻脸之后,会利用执明和阿离之间的纠葛说服天权出兵,面对天权这份助力的不确定性有些放不下心,又央了仲堃仪过去帮陵光。之前对陵光那么温柔守护,一旦决定了暂时不出现就坚定的不见面,知道陵光哭也不见面,总之是非常果断不拖泥带水的那种人。

所以同样的,喜欢上一个超hard难度的人,事实已不可改变,那就踏踏实实按照hard难度的打法来打。既然对方在深渊里自己就没机会,那就先把人拉出深渊再说。他那句一定要站在深渊之外,除了是看到陵光这深渊自己涉入太深会起反效果之外,也有看出这份心愿想要达成,在初期绝不能计较个人得失的意思。在这种极端状态下他要开始在意自身得失,就相当于也落入了深渊,那事情就麻烦了。

于是公孙钤最开始做的事,就是把陵光那混乱成一团的世界给理顺了,陵光初期那状态就是自我折磨,陷进去出不来的样子。公孙钤陪陵光做的关于裘振的谈话其实说起来就是一种盘点与清算,化解隔阂拔出尖刺,这是在心理上告别一段感情的最好的方法。

等到陵光终于不自我折磨了,开始可以老老实实和痛苦一起待着,那就让他自己慢慢化解。公孙钤在这期间就一边全力支撑朝政,给陵光留出自我疗愈的空间,对他的一切表示理解包容,用无条件接纳让陵光在不自觉中产生一种安心的感觉,然后再有技巧地帮助陵光回归朝政,这也就是所谓引导新的生活,还建议陵光出去走走(虽然失败了),总之就是很妥帖地帮助陵光走出来。

而且我觉得如果经历了巨大的感情创伤,尤其是在还抱有很强烈的愧疚的时候,其实一段时间内是很难真心接受新的开始的,就是文中所谓的必须一人走出的深渊。陵光对这个应该是有一条警戒线在的。公孙钤所有的行为都是平平常常不动声色的,所以就不会对陵光产生很大的压力,在警戒线之下把好感刷了个瓷实。陵光在一步步好转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之中就将公孙钤放进了非常切近的位置。等到心结彻底打开警戒线撤掉之后,好感度就可以瞬间满格了。

当然公孙钤应该不会想到这么复杂的程度,他是一心一意地想先把陵光拉出深渊再说。但也绝不会像在陵光梦里那样觉得“这就够了”,在副相大人心中可是前路无限来日方长的。

至于为什么想到这么周到,最终好像还是有很多破绽,不仅丞相焸栎侯看出来了,陵光回想起来也有迹可循。这就是所谓的“道理我都懂,可我也是凡人”。觉悟归觉悟,可人总有低谷,总有沮丧消沉的时期,总有压抑不了自己情绪的时刻,该难受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受。就好比再好的研究者也有觉得疲惫丧气的时候,遇到完全预想外的情况也会觉得动摇,比如在看到裘振棺木的时候公孙钤真是吃了一惊。再比如到文章最后,其实公孙大人心里是带着满满的粉红泡泡懵圈中,这个进度有点跳得太快,真不在他意料中~~~

 

于是这文其实站在公孙的角度构想,然后从陵光的角度写的。这篇文从开头到结束时间不到一年,陵光感情的转变不是这几个月的事,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点点完成的。在文章开头其实一切已到收尾状态,公孙钤的死,不过就是让陵光最后的一段路来了个终点冲刺而已。

所以其实并不是到结尾才写到钤光,从这文的一开始,陵光的设定就是喜欢着公孙钤的。只不过他并无自觉,而且不如说他内心深处越是喜欢公孙钤,在表面的意识上越要下意识地打压这种趋势,所以才会对丞相那试探的态度说出那么冷冰冰的话。

然而我非常作死地尝试了纯跟着思绪走的写法,既是都称为思绪了,自然是陵光自己可以感觉到的表面意识,这种意识在前几章是处在打压钤光的状态下的,所以导致整篇文好像对钤光压得太厉害了。其实如果笔力够的话,是想即使在这种打压的情况下,仍然能隐隐看出陵光对公孙钤的一种温柔而依赖的心境,但是看样子目的是没有达到TAT 另外由于是想具体写出心结一点点化解的感觉,于是裘光的部分写得非常详细,导致裘光的存在感异常地强。这两个结果合在一起的效果简直让我想自戳双目。而且这种纯思绪文对作者行文水平要求很高,我这种水平完全驾驭不住,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惨烈的事故现场。

 

说这么多(话说真有人能忍着看完么……)其实就是想解释这文不是为了让人心塞而写的,只是一个事故现场,我只是很想在原剧那种非常不利的环境中,也能看到钤光走到幸福的结局,但想法与能力完全不匹配……希望看了文觉得很心塞的大人们,看了这篇解释能少心塞一些吧……

 

这篇文是我写文以来最吐血的一次,其实我从序章就开始后悔,写的时候经常在想与其把文写成这样,做点什么不好。可是等终于写完了,却还是觉得松了口气。感觉像是终于把心中那个原剧向的钤光做了个整理和清算,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文中保留了原剧里所有的不利条件,即使添加情节也都设置成不会影响原剧发展的情况。除了个别关于政事的议论,基本所有钤光的片段都有提及,对于裘将军,也端正心态非常努力地写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虽然考试只得了30分,但每道题都写满了的那种虚无的满足感,总比直接弃考的感觉要好上很多。看来事情就算做不好,比起不做总还是强的。

本来的打算中,还有两个短小的番外,一个是乾坤友情加仲孟,一个是钤光腻腻歪歪谈恋爱顺便开开车什么的,但是看着自己这文笔真的只有叹气的份,试试如果写出来没有太辣眼睛的话,再来发吧……


评论(28)
热度(11)

2017-04-01

11  

标签

刺客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