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涵月 —

重看钤光戏份的碎碎念2

总感觉离上一篇隔了很久的样子,中间跑去填脑洞回来发现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挖糖的感觉了,本来想着就丢着不管,但忽然想起来之前下过决心以后只要动笔的东西就一定要完成,于是还是跑来碎碎念几句,感觉不是特别在状态写得不好,欢迎大家补充^_^

 

由于还是想写原剧向的虐文,所以这段时间把包子和副相的戏份尤其是钤光对手戏来回刷了无数遍,发现若是公孙没有死的话,都没有什么可虐的地方了,两个人的关系很缓慢但是很平稳地在悄无声息地发展着。不过相对的,如果公孙真的死了的话,我就感觉比以前更虐了,差很多没完成和就差一点点却没能完成的痛心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想当初第二季人物还没有公布的时候,看某个MV给陵光和公孙分别配的歌词的是“有些人爱到忘了形,结果落的一败涂地”、“ 有些人永远在憧憬,却只差一步距离”,那时真的把我虐的吐血三升,现在若是告诉我公孙真死了的话,估计我得吐血六升。

 

写上一篇的时候才重看到公孙和焸栎侯出使天玑。现在就从天玑回来写起吧。从天玑回来的那次朝堂相见,感觉陵光心情特别好,从头到尾一直笑意盈盈的。这是整部戏中唯一一场陵光从头到尾都面带笑意的戏,连裘振还在的时候都没有过的,之前都是笑着笑着就出幺蛾子,要不然找不着裘振包子炸了,要不然后面说到严肃的事情笑不起来了,至于裘振自尽那场就更不用说了,感觉包子是直接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而且我再一次看的时候,发现陵光从说加封公孙开始,目光一直都是在公孙身上,除了中间移开目光打发焸栎侯回去,一直一直都是看着公孙在微笑,而且真的是那种到达眼底的笑意,带着赞许甚至是有一丝丝骄傲的感觉。陵光准备加封公孙的时候叫丞相替他拟旨,丞相一脸“我门生真棒”笑容满面出列,等陵光一个上卿一个副相出口,丞相那个表情变化简直是精彩到不行!先是整个人都呆了,显然就连那么喜欢公孙钤的丞相都没有想到陵光能大手笔到这个地步,然后眼睛就放出光来,那一瞬间我仿佛都能看到丞相心里的狂飙弹幕:“WOC!!!公孙你小子厉害啊!这才多长时间啊!!!竟然能让王上这么看重你啊!!!”

感觉陵光真的是非常喜欢公孙(当然这里是很正直的那个意思)。大家不要忘了陵光现在的状态,虽然自从公孙三句不离裘将军跟他扛了两回之后,陵光明显好转了很多,可看后面,还是懒洋洋整天抱着裘振的剑晃来晃去的颓废包的样子。这么个颓废包能打起精神来做一会儿喜气洋洋包给公孙封个大官,虽然这电量持续时间不长,但是比起电量持续时间来,我觉得公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给陵光充电这个事实更让人振奋啊> <

不过从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挺疑惑的,公孙他们不是去议和的吗?鹿首方尊也还回去了,依照对方的要求王亲也派出去了,结果不但没议和成功,还差点被扣成人质,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为啥大家都一副喜气洋洋好像二人是功成归来的样子?是因为避免了最坏的结果,所以也算成功的意思?

然后看下面的剧情我特别想替公孙叫屈啊,说公孙撩遍天下不撩哭包究竟是从谁开始说的?我这次看的时候,感觉公孙明明从一开始就非常努力地在撩啊,所有人中他撩得最努力的就是哭包了。不过人家是心中有洞的人士还是君主所以得把握好分寸,过犹不及是会被讨厌的。

这不被陵光上面这么一示好公孙胆子也大起来了,开始想着怂恿着陵光一起出去旅游散心了,趁着遖宿立国建议陵光亲自去遖宿走一趟,这出使他国没有让君主光杆司令一个人去的道理吧,陵光要去的话公孙顺势陪着去也是挺自然的事情,就算公孙自己不说神助攻丞相大人也会帮忙促成的。可是公孙这下犯了所有事情发展太过顺利的人都容易犯的错误,操之过急于是踢到了铁板。(你们现在还只是在花园约约会的程度你就想一起旅游也太着急了吧~大误,大家请无视这句)但是陵光的态度倒是让人觉得很有意思。他在公孙提出的时候没有直接回绝,而是委婉地说“此事以后再论吧”,后面对着丞相才说“不想去”,而且也不忘强调下“我明白公孙是好意”。这种稍稍带点暧昧的态度,感觉他开始有在顾虑公孙钤的感受了。(副相大人,这是对有好感但还不想一下子走太近的人的态度啊,要加油~继续大误,今天我没吃药,大家继续忽略就好~)

然后此时神助攻丞相又登场了: 王上是否要派人出使遖宿啊(公孙在啊,早知道就不来了)——王上,您要亲自去吗(公孙好小子,出手够快啊)——不去啊(果然还是不行啊TAT)——跟公孙交换眼色(放心交给我,退而求其次,咱们换个方案)——我觉得副相能去就最好了(换为君分忧奔波劳苦方案,这个最容易博好感而且没有副作用)——满意点头(公孙接的漂亮,完美!)

果然陵光好感度UP,那句“有劳了”带着浅淡的笑意温柔得不像话,然后旅行邀约失败的公孙大人被这一句温柔的话迅速抚慰,笑得暖暖的。所以说公孙大人其实也是很容易满足的啊~~

然后公孙钤吸取了教训,又放慢了速度掌握好分寸慢慢来,之后两人之间大多都在谈公事,但是现在看他们谈公事也感觉在吃糖的我已经是没救了。每次听到陵光在朝堂上大家吵成一团时,轻轻地唤一声“副相”问公孙钤的看法的时候,我心里就一热,而且基本上他每一次都是按公孙钤的意见决定的,吴小将军那一次实在是没别的选择了,就是算如此他还是让公孙选名监军一起去。虽然他们俩跟其他国家比从语言和肢体动作来看不算亲近的,但是倚重信任我觉得是一点不输的,从某些角度来看甚至感觉是最好的(煎饼有时还得跟自己多疑的性格做斗争去努力相信小齐,孟章毕竟有三大世家掣肘有诸多顾虑,执明的话我觉得他和阿离之间还不能用君臣倚重信任这种词语来形容)。

遖宿和天玑开战后两人在亭子里见面的那一次(顺说紫衣吾王蓝衣副相配上花园的背景,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美如画呀美如画),陵光拿起奏折问公孙“你可曾看过这个”的时候,我简直想泪目,犹记得之前见面公孙急急忙忙说“王上,你可曾看过奏报”,陵光不慌不忙地说句“孤王有些日子没看奏报了”,噎得公孙没话说。终于也开始有陵光看了奏报问公孙有没有看过的时候了,让我泪奔一个~~~陵光也开始在考虑是自己拖累了天璇之类的事情,他有余裕考虑这个了就说明他已经渐渐缓过劲来了,开始考虑改变了,而且他下决心要把裘振的剑送出去,这就是渐渐向振作的路上走的节奏了。不过陵光说要把裘振的剑送出去的时候,公孙钤那一声“王上”听着好着急的样子,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想“副相大人你着个什么急啊XXD,不过现在也觉得能理解了XD

还有就是陵光在那里打瞌睡,公孙钤叫他,一声不应就站起来再唤一声,然后说臣回来了,陵光点头应说回来就好,说没有外人不用这些虚礼。公孙钤竟然连“是”都不答了,直接轻轻“喔”一声。把屏幕外的我暖了个一塌糊涂。想起后来陵光对公孙钤说孤王果然没有看错你,公孙钤对陵光说臣是王上一手提拔的副相。感觉虽然两人之间没有什么亲近的言语和举动,可两个人却默契地有一种共识,公孙钤是陵光的近臣,是自己人。想当年陵光努力地向裘振强调“不许提罪臣,你是本王的近臣!近臣!”现在这两人都不需要语言交流就这么默契地彼此认定了,感觉真好TAT 陵光能遇到公孙钤真是太好了TAT

所以后来公孙钤明显底气足很多,到了最后几集的时候,他已经敢直接打断陵光对裘振的回忆,而陵光被打断也不生气,很快就被转移注意力去问公孙你是不是近来太过劳累了。不过之前看公孙钤一本正经地打听裘振的剑我还是忍不住想笑,公孙你不是老早就知道那是裘振的剑了么,而且你第二集的时候就说看这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一脸认真的说以为这剑是什么神兵利刃。公孙大人话还真是由着你说啊XXD

最后就是大家常说的带着现任去拜祭前任的场景。这段真的很重要,裘振的这个墓室,感觉对陵光来说,是一种心灵上的禁地,他领着公孙钤走进这片禁地,在裘振的灵前点燃香亲手交给公孙钤,双手把裘振的剑递过去,说:“此后,你便替他,也替孤王,去统领天璇的军队吧。”我这次看到这里都泪目了,感觉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仪式,是陵光终于决定重新向前的转折点。

而且仔细看陵光这一段台词,我又感觉吃到了糖。陵光说,我心上的坎一直跨不过去,但是现在不跨过去也不行了。还记得钤光第一次正式说话时的台词么,公孙说世上没有跨不过去的坎,陵光说我心里不是一道坎,是一个洞。现在陵光开始跟着公孙的话走,把那个定义为坎并决定跨过了。而且陵光还说你曾经劝过孤王要振作起来…...大家看,虽然听的时候有时候东倒西歪有时候还翻白眼好像不屑一顾,但是公孙说的话陵光都有放在心上,他一直放在心上一直有在想~公孙大人你的苦心都没有白费啊,泪目~~~

而这一段的公孙显然一开始被裘振的棺木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陵光对裘振用情之深至此么XXD),导致前半段都有点呆呆的,后半段才恢复过来。然后拒绝了陵光递过来的剑,说明剑中可能有灵的事,说微臣觉得此剑留在王上身边是最好的。顿时感觉副相大人好暖~感觉陵光在一步步地努力着想翻过心里的沟壑,公孙钤就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守护着他,然后跟他说不那么急也没关系,只要那人不成为你的负累的话,甚至不放下也没有关系。真的是好温暖TAT

我始终不觉得公孙钤能代替裘振在陵光心中的位置,他们的过往太过特别,刻痕太深,世上没有任何人能代替裘振的位置。但是公孙钤本来也就不需要代替裘振,我觉得陵光虽然时常看错,但也没有把公孙钤当做裘振的替身。说实话这种代替不仅对公孙钤,对裘振也是一种不尊重。公孙钤从一开始就跟裘振走的是完全风格不同的路,他跟裘振的相似之处顶多是帮他刷刷好感,陵光不会因此就混淆两人。我很喜欢陵光把公孙钤看成裘振的反应的变化过程,从上前搀起连声呼唤,然后失望地放手赶人出去,到惊喜道“你回来了”,然后带着一丝失落轻声道“是你啊,来坐吧”,再到后来什么都不说,在转瞬间轻轻隔离幻象,点头轻唤:“公孙。”

公孙,陵光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是裘振,他是公孙钤。

然后就是结局,我真的太感谢剧组让公孙吐便当了,第二次看比第一次还难受,要不是知道公孙没死我真的得郁闷至死。看着公孙拿着遖宿休战的战报高高兴兴地想进宫见陵光,却因为阿离的到来而耽搁下来,然后就再没了机会。看着他对着方方土着急地说仲兄你听我说完啊~方方土负气不肯听离去,然后就再没了机会说。只留方方土带着酒在他坟上黯然道你倒是起来再跟我说道啊~看着他被自己一直以那么温柔的心境对待着的朋友下毒致死,临死前连叫人示警的力气都没有,只看着对方冷然地在他面前洒酒相祭,然后说对不起,我们终究还是做不成朋友。看着陵光拿着裘振的剑轻声问“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然后就接到了公孙的死讯(陵光那一刻一定有上天是在玩自己的感觉)。看着陵光抚着公孙的棺木轻声说的那一句“爱卿,孤王来看你了”......再回想公孙对丞相说万一遖宿来犯,我愿亲上战场与之周旋。想着他对陵光说剑灵的事情现在虽然还不清楚,但是只要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弄明白……太冤枉了太多遗憾了,我真的接受不了他这样死TAT 副相大人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其他方面比较有趣的就是焸栎侯了,我现在是一看到他就想笑完全控制不住的,感觉公孙拿他非常没辙的样子。焸栎侯说要帮公孙更衣的时候,感觉公孙就是吓得退了一步,那句“不用”也是有点惊慌的语气。还有在删减片段里,焸栎侯搭着公孙的肩,声情并茂地说“我真的走不动了”,公孙本能地向身子向后缩,慌张地招呼旁边的人:“你们二人,来扶着侯爷!”后来陵光封赏公孙,公孙还没说什么呢,焸栎侯就在那里欢天喜地地谢恩了,公孙就给僵在一边,直到陵光把焸栎侯打发下殿后才谢恩。

还有就是在遖宿的时候,遖宿王请三国宴饮的时候,有人跑出来调戏阿离这事好像是阿离自己设计的,为的就是宴会后公孙钤为了维护阿离的颜面,在跟方方土说起宴会上的事情的时候自然会语焉不详,于是本来就已生疑心的方方土会更加心存芥蒂。是说阿离你为了离间公孙和方方土连自己的美貌都要利用,真是太拼了……

最后就是小齐将军真是正直的人啊,其他不说,就看遖宿这一趟上,方方土遇袭他出来救,阿离被调戏他第一个坐不住,最后在卦摊前面一边说给什么钱一边拉着公孙就跑真是萌CRY,然后第二天公孙跟他示好,被他一阵夹枪带棒地怼,怼得公孙都有些蒙圈(没办法,两家积怨深,不是公孙一个人揽得住的)。然后也是这一路在对小齐的说辞上,就能感觉到方方土和公孙处事的不同,方方土说天玑王未必是真的信任你,不管怎么说先离间一下,公孙一开口就是从上回看来贵国王上是真心倚重你。不过又一想或许也未必是处事方针的问题?也许两人说的都是实话也说不定,也许从方方土的角度来看他真的觉得蹇宾不信任小齐,但是从公孙的角度来看他就觉得蹇宾非常倚重小齐(他也觉得孟章倚重方方土,执明看重阿离,当然自家王上也很倚重自己XXD)。

 

最近微博上那次剧情研讨会的视频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不仅没有副相大人,而且仲堃仪还仇视阿离,从现在的剧情角度来看,也只有公孙的事情能说得过了。可是我反复把公孙那“乱世无知己……各为其主…..”的配词读了好多遍,这个配词回忆杀绝对是说不通的,天璇在整部剧中从来都没有跟天枢处在敌对立场过,这个必须有新剧情。就是说哪怕公孙真的死了,他以剑灵出场都必须得有为陵光而战的剧情。但是一旦剑灵之类的设定出来,情况就有点不可收拾了,那裘振呢,小齐呢,煎饼呢,为什么只有公孙能出来,官方要堵这个洞可比圆公孙没有死要麻烦多了。那难道是公孙需要隐身一段时间?所以明面上这些人都以为他死了?越猜越头疼,实在不想被官方遛着玩了。至于有的大人猜测的公孙黑化卧底梗,我觉得……只要官方没疯……应该怎么都不至于吧。毕竟公孙这君子设定是剧中乱世中一股清流啊,是剧中美好的担当,把这个打碎说我第一季全是逗你们玩的,其实公孙是卧底来着,别看平时粉丝们看黑化看得开心,正剧里真黑化了估计会被粉丝的刀片包围吧……

 

向上看,我真是能啰嗦啊,不过总算还是把这个坑填完了。我还是坚信副相第二季会好好地出现的,天璇子民期待能陪着涅槃后的王和重生后的副相一起见证天璇盛世的诞生\(≧▽≦)/

对了,忽然想到,最近看了b站上陵光的CUT,发现除了第一集公孙没出场和之后有些许关于裘振的回忆以外,吾王所有的剧情都是和副相在一起的~~~所有的所有的~~~把这个都当成糖吃的我是不是没救了,哈哈~~

评论(33)
热度(49)

2016-12-17

49